为绿色产品创建绿色品牌及其后发展塑造辉煌的明天!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当前位置: 主页 > 绿色财经 > 财经资讯 >

这些年,因资本上位被“血洗”管理层的公司

时间:2016-06-30 23:16来源:新华网作者:刘绪尧 综编 点击:
现在的万科、过去的上海家化、雷士照明等事件都提供了一个极有价值研究实例,投资人有必要深入反思,从中或许能真正认识与体味出收购兼并到底对企业、对投资人意味着什么,其真正意义与作用又在哪里,以此有效避免那种事与愿违的收购。

     自去年7月以来,宝能系旗下的钜盛华公司及前海人寿,通过二级市场多次举牌,花费约350亿买入万科20%股份,一举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到如今,宝万之争愈演愈烈,成为当前中国最热的财经事件,然而这并非一次偶然。在沪深股市20多年的历史上,虽然真正作为市场行为而出现的收购兼并事件也并不多,但这方面的题材却一直受到了广泛关注。

     现在的万科、过去的上海家化、雷士照明等事件都提供了一个极有价值的研究实例,投资人有必要深入反思,从中或许能真正认识与体味出收购兼并到底对企业、对投资人意味着什么,其真正的意义与作用又在哪里,以此有效避免那种事与愿违的收购。

  融绿大战:从合作到决裂

     2014年5月22日,融创中国公告称,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24.313%股份。绿城中国董事长宋卫平和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兄弟般相拥一抱,宣告国内最大的一起房企并购成交,但180多天后,卖方宋卫平后悔了。

     在股权转让一事上早就已经摇摆不定的宋卫平,在11月19日表现出了他的强硬立场——“回归绿城”。2014年11月19日凌晨,宋卫平还在杭州首度对外公开回应“融绿并购之争”,并口述了《我的检讨与反省》,认为自己把绿城卖给了不应该卖的人。

     自此,长达半年的分分合合拉开了序幕,直到2015年5月,融创和绿城终于“协议离婚”。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5月5日早间公告称,其已与融创中国订立框架协议,进行包括出售上海融绿等7项交易。

     从公告情况来看,通过上述交易,绿城将获得30多亿元人民币现金和单价高达38万元/平方米的黄浦湾项目;融创则获得了上海融绿平台下属的包括上海玫瑰园、香溢花城等20个项目。

     不过他们之间还没有完全了断,还将合作开发总投资65.5亿元的天津全运村项目,融创和绿城分别以49:51的比例持有该项目80%的股权。

     上海家化:人心不齐 互相揭底

     自平安系下的上海平浦投资控股上海家化以后,这家上市13年的业内老大集团公司就陷入了内耗不已的纷争漩涡之中。一场国有企业改制成功的典范,“产业+资本”的完美联姻,为何短短一年多就势同水火?

     所有矛盾的起源,在于2012年4月,葛文耀曾坚持投资海欧手表,但平安以不属于主业为由予以否决,这被认为是双方矛盾的导火索。而后葛文耀微博上的一句公开声讨“平安进来后,家化集团便名存实亡,只有卖资产,我一直在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法人结构决定他们不能为所欲为!”将事件推向风口浪尖。

     平安方面则强势回应,称家化集团个别高管私设小金库,侵吞公司与退休职工利益,涉案金额巨大此前在2012年5月11日,家化集团召开临时董事会议,罢免葛文耀在家化集团的职务,由平安信托副总经理张礼庆出任家化集团董事长。

     尽管此后的股东会上,葛文耀表示会平息事态,并将修复与大股东平安的关系。但在同年9月,葛文耀还是向上海家化董事会提出退休申请。

     业内人士表示,“从更深层次看,上海家化与平安的内斗,投射出的是中国企业创始人与资本之间控制权之争的缩影。”

     雷士照明:吴长江王冬雷宫斗风波落幕 只剩一地鸡毛

     1998年,吴长江与其两位同学一起创办了雷士照明,吴长江出资45万元,占45%的股权;另两位创始股东杜刚和胡永宏分别出资27.5万元,合计占股55%。

     2005年,由于经营上的分歧,吴长江被迫让出全部股份,携8000万元出走雷士照明。随后,全体经销商力挺吴长江,要求他重掌雷士照明,这场风波最后以吴长江回归,而杜刚和胡永宏各拿8000万元离开雷士收场。

     第一次股东之争平息了,也为第二次风波埋下伏笔。

     吴长江为了在半年内付清1.6亿元股权转让款,四处借钱,甚至借高利贷。“那个时候我们公司资金都断了。”最后不得已,他开始引入财务投资人软银赛富和高盛、施耐德电气等。在这次引入投资人的过程中,他付出了致命的代价:股权被不断稀释,沦为第二大股东,逐渐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

     2010年5月,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到2011年,吴长江在雷士的股权只剩下15.33%,而阎焱掌管的赛富持有18.48%的股份。

     在雷士照明上市两年后,吴长江再次遭遇逼宫。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一纸公告引发轩然大波。公司创始人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的董事长及相关一切职务。由当时的雷士第一大股东、投资方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出任董事长。7月12日,吴长江以一条“被逼辞职”的微博向公司董事会“宣战”,要求回归雷士。雷士风波就此上演。

     随后围绕吴长江回归问题,7月12日雷士经销商上演逼宫大戏力挺吴长江,7月13日雷士照明员工全国停工抗议,7月27日雷士运营商召开动员会欲另起炉灶等诸多事件接连发生。而彼时处在风波中心的吴长江和阎焱也针锋相对,剑拔弩张。

     直到9月4日,雷士照明公告称董事会决定设立一个临时运营委员会,董事会任命吴长江为公司临时运营委员会负责人,该运营委员会管理公司日常运营。雷士照明风波至此告一段落。

     虽然“雷士风波”最后以和解收场,但这场长达近半年的内斗中,创始人与投资人就企业管理理念针锋相对,雷士百亿市值缩水一半多,雷士照明的经营业绩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此外,风波也使得雷士照明的高管团队经历了动荡。这样的结果,对于创始人和投资人来说可谓是“双输”的局面。

     2012年9月,吴长江重返雷士管理层后,为了夺回控制权,他找到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签署“秘密协议”,组成同盟。很快,王冬雷入股雷士,并协助吴长江重返董事会,担任CEO。阎焱则成为另一个出局者。只是谁也没想到,这只是另一段争执的起点。

     王冬雷成为雷士第一大股东后,便开始主导雷士与德豪之间的业务整合,包括将雷士核心业务T8支架转移进入德豪润达,该业务每年贡献了公司20%的收入。吴长江有所不满。

     之后,王冬雷把自己的德豪润达与雷士照明在财务和业务上都进行了深度整合。他和吴长江都认为是自己拯救了对方,一个提供了资金,一个提供了渠道与现金奶牛。和上一次一样,为了公司经营权,双方又开始暗战,直至最后大打出手。

     在这场争斗中,吴长江终于失去了他的江湖。2014年10月28日,警方介入雷士照明内斗,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被立案侦查。2015年1月12日,吴长江被惠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国美黄陈之争媲美商战剧本

     国美电器的黄陈之争可谓2010年资本市场中最吸引眼球的一幕大剧。这场兵不血刃却充满刀光剑影的争夺以8月4日晚间黄光裕突然要求陈晓下课,第二日国美电器宣布与创始人公堂相见为始,在周遭一片惊诧声中,迅即展开剧情。

     2010年5月11日,国美股东周年大会,黄光裕在12项决议中连投5项否决票,包括委任贝恩投资董事总经理竺稼等三人为非执行董事的议案。

     2010年5月12日,国美电器召开紧急董事会,宣布重新委任贝恩的三名前任董事,冲突升级。

     2010年8月4日,黄光裕发函要求陈晓下课,国美起诉黄光裕。

     黄光裕发函要求国美董事会撤销多位高管职位,包括董事会主席陈晓及执行董事孙一丁。国美电器随后向香港法院提交诉状,要求黄光裕对违约责任进行赔偿。双方关系彻底决裂。

    2010年8月30日,杜鹃改判当庭释放。杜鹃的回归对黄光裕家族,以及国美电器内部支持黄光裕家族的旧部起到重新召集作用。

     2010年9月8日,黄光裕律师邹晓春走向台前,竞逐国美董事长。

     2010年9月12日,陈晓通过“路演和日常沟通的方式”,取得了持有国美42%股份的机构投资者的支持。

     2010年9月15日,黄光裕之妻杜鹃会见竺稼,贝恩态度暧昧。将近400家未上市门店注入国美,是大股东黄光裕家族与二股东贝恩“和解”的利益基础,但和解的前提仍是陈晓出局。

     2010年9月28日,陈晓留任国美董事局主席,黄光裕仍是大股东。陈晓方提出的重选3名贝恩资本代表担任国美非执行董事的决议通过,黄光裕提出的5项决议4项均被否决。

     9.28股东大会后,各界对国美大战的走势有更多的看法。业内普遍认为,陈晓和黄光裕在这次股东大会上,各有斩获和遗憾。

     《证券时报》指出,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结局,黄家如何应对陈晓一方抛出的橄榄枝,依然是一个未知数。《南方都市报》报道称:国美之争,赢的是现代商业文明。



 

(责任编辑:igba0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分享按钮